oshogarden  最新消息  花園頻道  團體課程  個案諮商  奧修說  連絡方式
新女人工作坊
味帕沙那三日僻靜

欣友(Shunyo)訪談記錄
‧採訪地點:奧修花園
‧採訪/整理:Bholi/Ameen
‧現場翻譯:Satyana
‧與會:Amana、Ameen

 

問:首先我想了解您的團體「靜心的秘密」它的工作重點?

答:好的,它是幫助人們找到靜心的技巧,以適用於日常生活中,這樣靜心才不致於變成我們也許一天中會花一小時去做,而其它時間卻還是照常昏睡,同時它也幫助人們了解靜心是非常喜悅的,並不是件嚴肅的事(如同所有的宗教給我們的印象一樣)。

 

問:如果人們想來參加,您對他們有何建議?在他們來團體之前,需要做什麼準備嗎?

答:不,他們不需作任何準備。
 

問:那麼在參加完團體之後,您有任何建議可以幫助他們繼續學習、成長、練習靜心?

答:這是重要的事情,當團體結束時,另一個階段的團體就開始了,那是「團體後的團體」,雖然大家回到自己的生活,沒有其他人的支持,但他們可以決定是否該盡可能地記起「覺知」,那就是為什麼在團體裡我們試著讓人們明白:「這是容易的」。即使在團體裡,那種感覺只出現一分鐘,「啊﹗這就是了﹗這就是在覺知裡.....」他們就可以在團體後仍然記得。

因為靜心是持續不斷之事,我們以某種方式把覺知帶出來,覺知因此而得到滋養,通常我們滋養的是我們的「頭腦」,我們常在餵食頭腦,「注意力」就是食物,無論我們注意的是什麼,我們就是在餵它。無論我們注意的是什麼,它就會長大,因此在這個流出去的過程裡,我們常常會迷失掉,而頭腦卻因此變的很強壯;然而如果我們能把我們的注意力或覺知帶回到只是在這個片刻裡,那麼「覺知」就能成熟茁壯了﹗人們在團體結束後,他們需要的是:「儘可能常常記得,該回到這個片刻」。

 

問:您會建議哪一本奧修的書,對於參加這個靜心團體有幫助?

答:嗯.......有一本「奧秘之書」,內容包含了112種技巧在裡面,這些古印度密宗靜心是由濕婆傳給他的妻子帕娃蒂,它們有一個共通點,就是「覺知」,這本書也許還沒有中文翻譯....我不確定....(Satyana:已經翻出大概四分之一。)啊!非常好,即使只是112種靜心的一部份,它都很值得讀,我不知道翻譯出的是哪一部份。這些靜心,有的談光、有的講黑暗....我百分之百推薦它。還有其它問題嗎?(笑)


問:您願意談談在您的靜心旅程裡,一些個人的經驗嗎?

答:嗯,我希望你可以給我一個範圍,因為這個問題太廣泛了,可以縮小一點嗎?

 

問:....關於寧靜....

答:寧靜的經驗?

 

問:是的....

答:可以再確切一點嗎?你知道,這種經驗也許對其他人並不代表什麼,因為這是內在的....感覺。因此當它被拿出來被某人讀到時,反應可能會是:「哼,不怎麼樣嘛」,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傳達寧靜的體驗是困難的....
嗯......這是我腦海中所浮現的一個靜心技巧,叫做:「成為聲音的中心」,所有的聲音以圓圈般的移動方式來到我們身上,我們就在那聲音的中心裡,我體驗到此是在一個非常擁擠的環境....那是在日本,他們帶我到一個古堡,到處都是遊客,嘰嘰喳喳的,非常混亂,我跟你們有點像,不喜歡太多人,太混亂的情況,所以我覺得很....然而當時我記起這個靜心,我可以感覺到一個寧靜的中心,而外界的一切都流注到這個寧靜的中心裡.......
從那之後,我就不需要再匆匆忙忙的,在購物中心或其它很混亂的地方,我可以感覺那是在我四週,但我才是中心。

 

問:談一些與奧修在一起難忘的事好嗎?

答:特別的經驗嗎?(笑)也許是當他正在開車的時候,他始終保持在....全然的寧靜。在靜心裡,就只是看著前方的路,沒有任何騷動,不受任何事情影響。

我記得有一次當我們在一個路口停下來,車裡出現一隻蒼蠅,我像個瘋女人一樣,拼命想伸手要捉住牠,而他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眨,繼續看著前方,然後,按下按鈕,車窗降下來之後,他就輕輕手一撥,將蒼蠅送出車外,那麼地歸於中心,在那麼簡單的事情上面。

 

問:除了您之前提到的靜心外。還有其他靜心是您喜愛的嗎?

答:「味帕沙那(Vipassana)」,我發現即使我沒有去坐上幾個小時,一天中還是有許多時刻我會回到只是呼吸裡。像是與你們談了半小時之後,你們問了我許多事....但呼吸還在那裡,呼吸永遠都在那裡,所以我發現呼吸非常的根著於地。就只是回到呼吸裡面。

 

問:可以談談您的個案工作?

答:這個問題....我稱它為「開放式個案」,它主要是關於「靜心」,或許人們已做過一些靜心,有一些體會,因此我們可以一起看看,有哪些恐懼、希望.... 種種事情....基本上是種鼓勵,持續下去、鼓勵和啟發、繼續靜心下去,有時候它會變成在談關係上的問題,有時在談某些過去的事,它們需要被帶出來,有時也可以只是一種放鬆,有時會有一些對話,有時....就是開放的,我們只是希望它可以很開放。

 

問:可以跟我們分享您對臺灣門徒的感覺嗎?

答:好的。我非常喜歡在臺灣工作,因為我發覺到一種純真在臺灣人裡面(看看Bholi),妳應該了解我所謂的純真是什麼意思,(Bhol在傻笑)可以嗎?那是脫開重重心機,解開複雜的心思,很清處地明白,那是來自父母、那是來自社會國家,我喜歡這種特質,另外,台灣人─大多數亞洲民族,日本人也是,都很容易進入靜心,西方人總是愛說話,他們無法靜靜坐著,(笑)我喜愛這裡的靜心品質。(Satyana:味帕沙那?)是的,是的(笑)

 

問:這裡有個關於味帕沙那的問題?在台灣也有一個葛印卡先生的內觀中心,如果有人想依奧修的指導練習味帕沙那,同時也在修習葛印卡先生的內觀方法,這兩者是否有所不同?

答:關於不同之處我的建議嗎?
 

問:是,也許那差異也許會令人有所困惑。

答:只練習一種靜心永遠是好的。有許多靜心,不要去混合他們....關於味帕沙那....奧修和葛印卡在味帕沙那上的不同,有一點我知道的是…我不曾參加葛印卡的課程,不過我聽到的是,人們必須一直靜止不動地坐著,當身體某處疼痛時,就觀照它、觀察他,而在奧修這裡,我們不需要受苦,所以移動身體是可以的,身體的移動也包含在靜心裡面,當脖子僵硬時,我們可以很緩慢的活動它,讓這動作成為靜心的一部份,所以在身體的不同上,奧修這邊身體是被尊敬的、被允許的。
而在心念(mind)上的不同是,奧修不給心念任何東西去遵循,就只是覺知著動作、呼吸....等等。當心念昇起時—它當然會昇起—只是「覺知」,當我們在味帕沙那靜坐時,每當有所選擇時,就回到呼吸上,所以這是很令人歡喜的覺知,我們不作判斷,我們沒有目標,我們不會努力去達成「無念(no- mind)」因此心念可能在那兒,我們可能會遺失在心念裡一陣子,每當你能做出選擇時,我們就回到呼吸上,我們不會被期望,只是很專心的做,它並不是集中心力。
所以這是充滿「愛」的覺知。而我所聽到的葛印卡,他會運用一點點想像,他們所做的稱為—也許不是原來的用語叫做:「沖刷」,或者還有別的....但總是和心念有關,而這對我說,是把能量給了心念。奧修則是不給心念任何能量,沒有判斷、沒有對和錯,只是觀照,觀照著食物、觀照著呼吸。
因為如此,奧修的味帕沙那那是容易多了,另外的建議是,練習奧修的味帕沙那,我們會做「動態靜心」,直接做味帕沙那有可能會像坐在火山口上,尤其是對今日的現代人而言,內在有那麼多的騷動,無法很單純,而是複雜,許許多多雜訊不斷出現,因此當有些事情要從無意識裡冒出來時,很好的做法是我們去做靜心,然後再回來,「亢達里尼」是非常好的靜心,在一天快終了時,去抖落種種事情。


問:奧修曾對「愛」與「靜心」做過清楚的講解,不過像他(Ameen),覺得自己的門徒姓是Preem(愛),但又一直是在靜心地過生活(味帕沙那靜心),雖然奧修講過很多關於愛,關於靜心,但是他仍想聽聽您的意見,另外剛剛您提到:「充滿愛的覺知」,這可能也不是很容易理解,通常當我們愛時,我們就不怎麼覺知,而當我們試著覺知、觀照時,就不怎麼可愛,請問您的意見?

答:一連串的問題喔(笑),嗯…有部古老的佛經,前半部被佛教徒遺忘了,他們只保存了後半部,在那部經裡,佛陀說:「愛你自己,然後觀照」,佛教徒掌握到觀照、覺知的部份,而忘了愛的部份,當你談到處於愛裡,奧修不是指你必須一直能夠同時去愛和覺知,當比較適合覺知時,我們就去覺知、練習覺知,如果這時我們卻去愛,就會在愛裡面迷失,二者形成衝突,然而你會發現,當我們進入靜心,而有了更多的覺知時,我們很自然的變成更能夠愛,在不同類型的靜心者身上,這會以不同的方式出現,像蘇菲,在愛裡面投入那麼多,但覺知也因此成長了,那不只是愛,而更是飛翔。
我也問過奧修這個問題,因為我聽到奧修在一次演講裡提到:「師父是最後的障礙。」我對奧修說:「你不可能是我最後的障礙。師父肯定不會是最後的障礙,如果我們能同時成長愛與覺知的話.....」奧修回答:「這就是我的教導。這是我的整個世界—就在愛與靜心裡,如果我們只在覺知,只在靜心裡成長,我們可以達到意識的最高狀態,但生命會變的很乏味,然而如果只遵循愛的道路的話,我們會像酒精中毒,溺斃在愛裡面,我們將無法達到意識的最高層面....。」因此我們必須讓意識在聖母峰上成長綻放,這是個比喻,聖母鋒是比喻「意識」的最高峰,而玫瑰則是「愛」。

 

後記─Amana關於欣友的分享:

Amana說.....:欣友她一直就是愛和覺知,尤其在團體裡這個部份非常明顯,我感覺她的品質就像珍珠,非常美,有些人是鑽石,但欣友她是珍珠(Bholi:是光芒內斂的意思嗎?) 是的,在團體裡有人問道是否要去尋找一個還在肉身體裡的大師?她說很少人像奧修那樣容易碰觸,你可以透過他的書和他的演講....所以外面那些大師,可能也會騙你(笑),另外也聽馬可說:內在的大師才是重要的,而「覺知」就是我們最好的師父。
 

治療師簡介:

  在過去的27年中,欣友(Prem Shunyo)在印度的奧修靜心社區中以靜心為生活,並且學習靜心。 欣友在靜心與覺知道途上的歷練來自於長達14年在奧修身邊照顧他日常起居的經驗。 奧修並要她把和奧修在一起的體驗寫成書,即「與大師同在」,現已翻譯成9種語言發行全世界。西元一九七五年,她放棄了一切之後跑到印度的普那,為了去會見成道大師奧修,之後便追隨奧修身邊。

  她在年輕的時候就一直在追求愛和生命的意義。 近距離與奧修生活及學習幫助欣友超越許多制約,並在愛與靜心上給予了欣友許多的洞見。 奧修在過世前,將她原本的門徒名雀塔那(Chetna),改成欣友(Shunyo),意思是「空」。

  現在,超過16年的時間,欣友在世界各地分享靜心,及她過去幾十年生命的洞見。

奧修,身心靈,成長課程,心理課程,心理諮商,新時代,塔羅,命理數字,心靈成長,靜心,普那,兩性關係,共依存,譚崔,女性自覺. osho's friends: osho奧修神秘玫瑰,OSHO奧修文教中心,奧修禪卡,奧修塔羅牌。其他資源:關係花園,創見堂身心靈整合中心,阿南達瑪迦瑜珈靜坐協會,光之芽心靈診所,睿朋身心靈國際教育機構,you ok 身心靈成長中心,台灣心理諮商資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