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hogarden  最新消息  花園頻道  團體課程  個案諮商  奧修說  連絡方式
原始再生─呼吸釋放
原始再生─解除孩童制約

不帶著批判經驗生命,是我給自己最大的禮物

分享學員:Sarjana Sky

  去年參加「原始再生」時,我問自己我為何要參加這課程,我已經花費這麼多金錢與時間在參加團體探索內在,我渴望能時時刻刻活在當下,但內在似乎總是有某個東西卡住似的,讓我困在過去與未來之中,迷失在頭腦的故事裡。

  在與帶領者Bela面談的過程裡,她問我,我快樂嗎?我回答有時候很快樂,但心裡浮現的感受是很多時候總感覺有種莫名的空虛讓我不由自主想往外找去抓取什麼,過程裡我像小女孩般傷心的痛哭,某個意識層次我看著自己,很意外我居然可以哭成這樣。於是我決定讓自己試試看「呼吸能量」課程,再決定要不要上原始再生。

  在「呼吸能量」課程裡,每次情緒釋放的練習時,我總是睡著或處在半睡半醒中,我以為我沒有什麼情緒需要釋放,但在最後一天的下午,我終於來到那個點,隔壁的人的呻吟聲觸動了我內在最深的壓抑,像把鑰匙打開了那扇情緒之門,我才發覺原來我多麼控制我自己,壓抑著與批判自己的情緒。

  這些過程就像塔羅牌的「吊人」,接受試煉的期間或者暗示「啟始階段」的主牌之一;每當生命或生活失去意義,被自身的情緒所淹沒,我們需要的是靜靜順從內在發展的進程,通常會是要在相對孤立(與人隔絕)的狀態下──等待那能解放我們於難題困擾之中的洞見出現。

  「原始再生」創造一個空間讓我深刻地進入內在,沒有任何外在的東西來佔據我,像是被剝奪那些平常我拿來痲痹自己不往內看的種種工具,我被迫往內走(當然這是我自己的選擇,因為我知道如果不這樣,我很難這樣赤裸裸的看見內在有什麼制約綑綁著我,讓我無法享受生命。

  過程中最大的收穫是讓我清楚看見,過去我是用何種局限的制約來蒙蔽自己,被這些無形的信念模式不斷地重複著受害者的角色,耽溺在故事情節裡。此刻我願意為自己負起責任學習不再責怪誰,過往我渴求的一切,我不斷往外需索的這些,我其實都有能力可以給自己。

  如果我無法無條件接納自己愛自己,我怎麼能要求誰來無條件愛我接納我?我同時也深刻的體悟到,原本就沒有人有責任來滿足我的任何期望,我也沒有責任去滿足誰對我的期望,這帶給我很深的自由。

  每個生命階段或許有不同的靜心技巧支持我去發掘探索內在的制約,而「原始再生」幫助我療癒內在小孩與看見童年的制約模式,釋放許多過往壓抑的情緒。這些課程與經驗協助我更深的根植於內在,不被外在環境干擾我的內在的寧靜,更容易享受生命。

  工作坊結束後如果無法實際去活出觀照,那進入任何團體、工作坊都沒有任何意義,我明白沒有任何諮商師或帶領者能為我負起責任,這些人只是提供方法幫助我,學會利用這些工具提升自己的覺察力,真正為自己負起責任。而任何的工作坊,都只是一個工具讓你去看到,你這個個體是怎麼樣在活自己的生命。當然課程的過程只是一個很深的看見,課後的覺察與觀照才是重點。課程結束後,我有能力帶著更深的觀照,給予更多空間,不帶著批判來經驗生命,這就是我給自己最大的禮物。

治療師簡介:

蓓拉,出生於1964  荷蘭籍,領有原始再生療法證書,並完成以下訓練:

奧修治療師訓練:通往靜心的橋樑 (Osho Therapist Training: A Bridge towards Meditation)

奧修治療師訓練:原始治療領導訓練 (Osho Therapist Training; Primal Facilitator Training)

奧修內在孩童共依存訓練 (Osho Inner Child Co-Dependency Training)

  曾接受下列各項訓練並在該領域工作:家族排列,催眠,本質工作,NLP,精神病理學,Sexual Grounding,阿輸吠陀按摩,以及夏威夷按摩。

  目前她除了在奧修國際靜心渡假村-印度普那,帶領課程與個案。亦在荷蘭的『嗡機構』協助帶領原始再生訓練課程。

蓓拉自述:

  我熱愛我的工作,而我的工作則是基於我自己生命過程的經驗而來,於是它成了我在分享這份工作的熱情。過去的八年間,大部分的時間我都是在團體教室中提供課程與個案,靜心不但在我身為帶領者工作時給予很大的啟示,也為我的個人生活中時時帶來提醒。

 

奧修,身心靈,成長課程,心理課程,心理諮商,新時代,塔羅,命理數字,心靈成長,靜心,普那,兩性關係,共依存,譚崔,女性自覺. osho's friends: osho奧修神秘玫瑰,OSHO奧修文教中心,奧修禪卡,奧修塔羅牌。其他資源:關係花園,創見堂身心靈整合中心,阿南達瑪迦瑜珈靜坐協會,光之芽心靈診所,睿朋身心靈國際教育機構,you ok 身心靈成長中心,台灣心理諮商資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