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hogarden  最新消息  花園頻道  團體課程  個案諮商  奧修說  連絡方式
愛上移動
快樂細胞
透過遊戲,找到自己
移動是醫藥,也是靜心

不可思議的旅程

分享者:林東緒Josh

   從去年八月我接觸到了奧修禪卡開始,我踏進了這一個奇妙的旅程,給了我太多的衝擊以及新的想法,那跟我從前半信半疑的神佛觀念大不相同,一切踏實也務實的多,就是那麼簡單的真理,於是我開始讀了一本又一本奧修的書,開始利用裡面的道理來分享給身邊的人,每每大家也都聽得頻頻點頭,我也覺得我自己似乎已經融會貫通,但是每當自己一次又一次在生活中遇到問題,我發現我只是懂那些道理,也只是強迫著自己該朝那些對的道理與方向去走,但事實上我內心總還是很痛苦。於是我發現在奧修的每一本書裡雖然說了很多故事很多道理,但最重要的總是在告訴我們要靜心,而我總是忽略了這件事,我讓自己變成了一個學者,而不是真正為了自己去探尋生命的奧祕。

娜娃妮塔初體驗

  接著我來到了奧修花園接觸到了娜娃妮塔(Navanita)。其實一開始在網路上看到時,我還是半信半疑地想看看這個地方到底是真正的在靜心,還是在玩弄著什麼神奇的神蹟,畢竟社會上有太多這樣的地方在玩弄與欺騙著人們,而且我在完全不知道這些團體課程到底要幹嘛,內容是要上什麼的情況下來到了花園。然後課程一開始大家的自我介紹,我從別人口中感覺到好像是什麼舞蹈課程,天啊!什麼跳舞?我根本不會,這樣就是靜心嗎?認識橫隔膜?認識身體?這跟靜心到底有什麼關係?我是帶著防衛心來到這個地方的。

  但隨著課程的發展,跟著呼吸跟著舞蹈,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內心就是會有一股不知道哪來的喜悅出現。我漸漸卸下心房,感受身體的呼吸與律動,課程的第一天我就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喜悅朝我衝來,我了解到原來我們的情緒跟身體都是有連結的,情緒會影響我們的身體,這個娜姐帶得靜心方式就是從身體來調適我們的情緒。課程的第一天我就感覺到我好像有了很大的收獲,但就在晚上回到家之後一切又有了重大的改變。我當時一個有實無名的親密友人,忽然告訴我她想要一個人生活,簡單來說就是失戀,白天的喜悅頓時蕩然無存,隔天一整天的課程我根本無法投入,我陷入在痛苦的情緒裡,甚至我覺得現在我在這邊跳舞,然後什麼觀照呼吸、觀照橫隔膜是一件很愚蠢的事,那個我最在乎的人就要離開我了,我就算在這裡得到了喜悅也都是假的。雖然課程中我還是一度有感覺到喜悅,但一開心我反而更難過,我告訴自己我不應該開心,因為我是一個失戀的人,總覺得現實的問題還是在那,我現在如果開心不是很奇怪嗎?課程中間娜姐也有來問過我,我也有告訴他我的感覺,當下娜姐只是說那些痛苦的想法都是我頭腦帶給我的,而當時我還是不了解,就這樣結束了第一次的團體課程。

回到自己,煩惱就消失了

  後來一次深刻的體驗是在個案中感受到的。我跟娜姐約了個案,在個案之前我陷入了非常深的痛苦,哭了一次又一次,那次的個案中,娜姐帶著我觀照著我的呼吸以及橫隔膜的起伏,還扶住了我的心臟,想像著心臟坐落在橫隔膜上方,心臟的前面,後面……還讓我的身體完全依靠在她的身上…就這樣我漸漸地進入了一種非常覺知的狀態,忽然一切都通了。之前說「痛苦都是我頭腦帶給我」的時候,我完全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我總覺得真實生活中就是發生了那些問題,為什麼會是我頭腦帶給我的?但是當我進入了一種覺知時,我懂了,我們平常所看到的一切就像一部部的電影一般,往往我們會過於深入在那裡面,當我們真正回到自己,那些煩惱就消失了,我會痛苦是因為我的佔有,我的嫉妒,我的欲望,那些都是虛像,只有回到自己才是最真實的,那次的體會讓我大大的感受到覺知的喜悅。

  在這次的個案之後,我發現了靜心帶來的強大感受,於是我開始自己在家裡練習,在車上練習,卻始終再也沒有出現過那樣的感覺。又一次有一個新的問題新的挑戰迎面而來,接著我參加了最後一次的團體,跟著團體做了各式各樣新的靜心方式,從細胞從中心……等等,我始終還是追尋不到覺知的感覺。再次告訴娜姐我遇到的這個新的問題,哈哈~一樣的,娜姐指了指我的頭腦,告訴我因為你的頭腦在追尋在等待,自然就不會發生,我又再度被點醒了,後面兩天的課程我開始只是專心地使用學來的各種方式來回到自己,那覺知感默默的又回來了,甚至回到家時我的父母都感受到我的改變。

在沒有批判沒有責怪的空間,發展你自己

  靜心,的確需要方法需要學習,但是想要真正從中感受到還是得靠自己。一個老師只能引領著你,告訴你各種不同的方法不同的工具,而自己再從這麼多的方法這麼多的工具中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靜心方式。可是如果你沒有去學習這些方法使用這些工具,光靠自己打坐觀照真的是很難的一件事。我很感謝我能給自己這個機會去接觸到靜心,更感謝娜姐的引領,我感覺到在團體中她對每個人都是一樣的關心著,沒有人是特別的也沒有人是不特別的,也從不會過度的關心,就只是讓你知道她在那裡,但是如果你不想分享想關閉自己也沒關係。

  其中印象最深的一個事件是,在最後一天的課程裡,下午大家在做一個練習,而當整個氣氛在很嗨的點時,一位一直很活潑的女學員不小心摔到了另一個女學員,整個空間的氛圍瞬間凝結,雖然後來很快又活絡起來,大家也繼續很快樂的又玩樂了起來,但是到了晚上每個人在做最後分享的時刻,當娜姐問到那位很活潑的女學員時,她說她不想分享。於是娜姐說:「是不是下午那個事情讓妳很過意不去?」我頓時雞皮疙瘩,甚至非常感動,那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其實娜姐關心著團體裡的每一個人,她也都知道,但是卻不會過度地去幫助你,而是去感受,如果你能自己收縮調適那就好,但是如果你真的需要幫忙,她也會很願意去引領你,而這個引領也就只是讓你感受自己需要些什麼幫助,最後能幫助到的還是只有你自己。原來那個學員因為從小活潑的個性可能常常因此樂極生悲而遭到責怪,所以當她不小心傷害到別人時,自然而然的就會害怕譴責而把自己藏了起來,但是在這個空間沒有批判沒有責怪,整個奧修花園的磁場與氣氛都是非常舒服的,沒有規定你一定得怎麼做。第一次參加了這樣的靜心活動,就能擁有如此多的感觸,我除了感謝奧修花園和其他同學們,最後還要感謝娜姐,還有我自己。

平時修持,團體中相互扶持

  團體課程真的是很重要的,在團體中更容易專心的去做很多的練習,因為會有大家能夠互相幫助互相扶持的感覺,比起自己做真的是容易的多。而真的最重要的還是得靠自己平時的練習,使用在團體中學到的各種靜心方式,進而找到最適合自己的然後不斷的練習,想到就練,沒有強迫沒有對錯沒有批判。這兩次的團體與一次的個案帶著我走進了不可思議的旅程,情緒與身體是互相牽連的,借由舞動我們的身體,觀照我們的身體,給予身體空間,傾聽身體的需要,慢慢的我們才能回歸到自己的中心。要讓自己更好,請先給自己機會,也唯有讓自己更好這個世界才會變得更好。謝謝奧修花園和團體中遇到的人們,謝謝娜姐,謝謝奧修,謝謝我自己。

治療師簡介:

  Navanita以她風趣好玩的帶領風格著稱,反映出身體內部最純真的本源。這來自於她童年時期便與身體有著有意識的連結;在澳洲叢林間舞蹈、與動物一同奔馳中她發現了靜心。

  20年前的一場劇烈的意外事件讓她更深的去經驗到由身體智慧所帶領的療癒旅程。那娃妮塔發現無論身體的損傷有多大,人類本質中永遠都有健康。她因此對於身心系統中的智慧與療癒力量有深入的理解。

  她目前的工作整合了靜心、自然舞蹈與身心移動、創傷工作與胚胎發展學。並創造出一種輕鬆的方式,讓參與者能夠經驗到體現的靜心(embodied meditation),以及奧祕、純真、舞蹈的身體。

Navanita個人網站:

http://www.navanita.net

奧修,身心靈,成長課程,心理課程,心理諮商,新時代,塔羅,命理數字,心靈成長,靜心,普那,兩性關係,共依存,譚崔,女性自覺. osho's friends: osho奧修神秘玫瑰,OSHO奧修文教中心,奧修禪卡,奧修塔羅牌。其他資源:關係花園,創見堂身心靈整合中心,阿南達瑪迦瑜珈靜坐協會,光之芽心靈診所,睿朋身心靈國際教育機構,you ok 身心靈成長中心,台灣心理諮商資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