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hogarden  最新消息  花園頻道  團體課程  個案諮商  奧修說  連絡方式

生命與死亡、激情與寧靜,又或許,什麼都沒有

分享者:Revati

  在完成鑽石之道的基礎本質課程之前,我動筆寫過心得兩次,最後都沒有完成。內在總是有種不真實的感受,白色、紅色、黑色、綠色與黃色這五個本質花了兩年時間,我經歷了創業失敗、身體耗損、姊妹失和與手術台,而我竟然還懷疑這一切都是煙霧彈!

  一日巴克塔(Bhakta)帶領我們進行整合工作,我分享開刀的經驗時激動地流下淚水,或許我不是腦子或心臟動大手術,醫生朋友們甚至形容這手術不過是園子裡迎著微風的漫步,但這個經驗對我來說十分強烈。一直以來,我在生活中是個誇張的小丑,我有許多表情、有很多極端的表達方式、生活總有不斷的動盪,可是在靜心的道途上,我總是止於那層漠然與麻木。這非常地困擾我,25個團體之後,我的挫敗感已經達到極限,我感受內在有一個很深的渴望,可是那個膽小鬼沒有力量掀開那塊布幕,不知道聽過幾位團體帶領者對我說過「Just trust」,然而我就是做不到。我感覺自己就像信任絕緣體,我機械式的做動態靜心,我放棄呼吸,我逃避譚崔練習,我付費出席,但臨場,我就是放棄。我沒有辦法面對我自己,我感到虛假。

  Bhakta說鑽石之道工作的方式主要透過三樣工具:臨在、覺知與身體的感知。這些詞彙已經聽過幾百次,經歷越多團體,我越覺得無法信任,我害怕那些覺知是頭腦的把戲,我害怕那些身體的疼痛是錯誤的方法,我害怕那個臨在只是讓自我感覺良好的假象,這真的很令人崩潰!

  白色本質之後我經歷了前所未有的放鬆與寧靜,紅色本質之後我經歷的前所未有的激情與暴力,黑色本質之後我經歷了前所未有的絕望,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慌亂!Bhakta只是持續提醒我,這是一個探索的旅程,所有發生,就和它待在一起,他甚至很少用「接納」或「包容」這樣的字眼。順著他的引導,我似乎看到那個深層的恐懼和「無」有關,我害怕自己一直在追尋的真相只是個幻境,自己一直在找的真我只是個泡影,我害怕我什麼都不是!Bhakta笑著對我說,那有什麼關係呢?什麼都沒有不就成道了嘛?其實我一直在追尋的意義並不是「道」這個抽象的概念,但他開了這樣一個玩笑讓我找到了一點點輕鬆、一點點慈悲,都只有一點點,但似乎也夠了。

  鑽石之道對我而言不是什麼奇幻之旅,Bhakta也不是什麼神人一般的老師,然而這個旅程讓我放緩了追尋的腳步,看了看沿途的風景,聽了聽頭腦裡的旋律,觸碰了身體裡裡外外的小小驚奇、驚嚇或驚喜。多了那麼一點點的敞開,我知道我可以感謝自己,沒有什麼高我、沒有什麼神蹟、沒有什麼正面能量、沒有什麼浪潮一般的祝福,就只是一種我過去很不齒、很平凡卻很扎實的小確幸。

治療師簡介:

  她一直接受著「成人教育」( Adult Education)的訓練,同時具有二十多年教學協調經驗。她於一九九二年成為奧修門徒,在印度及歐洲受過呼吸能量工作、阿育吠陀按摩法以及共依存的訓練。

  自二○○一年起,她便跟著費索.馬奎登(Faisal Muquaddam)學習,並將自己所受的訓練課程整合進馬奎登所創立的鑽石本質工作中。二○○九年她完成由海寧格(Bert Hellinger)所創立的「系統諮商」訓練。

  她從事整全諮商師的工作,在歐洲和亞洲提供有意識呼吸法、共依存以及系統關係的工作坊與個案。她亦從二○○二年起便在義大利投入自然治療以及整全執行師與諮商師的組織工作(Natural Therapies and the professional profiles of Holistic Practitioners and Counselors)。

治療師簡介:

  他擁有文學與藝術史學位,自一九七六年起便是奧修門徒,超過十二年的時間在印度及美國的奧修社區工作、靜心、與生活,致力於個人開發與內在成長。他是位受過訓練的共依存(Co-Dependency)諮商師,也是艾瑞克森催眠法的執行師。一九九二年起,他便開始擔任神祕玫瑰以及其他治療式靜心的催化者(facilitator,意指團體課程擔任類似老師角色的人-譯註),他亦從事關係諮商師的工作,並在亞洲及歐洲帶領共依存以及本質與自我心理學工作坊。

  他同時也是受認證的「鑽石之道工作──本質與自我心理學」(由費索‧馬奎登〔Faisal  Muquaddam〕所創立)的資深教師,自一九九八年起便參與教學學習的工作。

奧修,身心靈,成長課程,心理課程,心理諮商,新時代,塔羅,命理數字,心靈成長,靜心,普那,兩性關係,共依存,譚崔,女性自覺. osho's friends: osho奧修神秘玫瑰,OSHO奧修文教中心,奧修禪卡,奧修塔羅牌。其他資源:關係花園,創見堂身心靈整合中心,阿南達瑪迦瑜珈靜坐協會,光之芽心靈診所,睿朋身心靈國際教育機構,you ok 身心靈成長中心,台灣心理諮商資訊網.